辽宁11选5开奖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幫助中心 | 站內地圖 |
首頁 新聞 國內 國際 財經
房產 科教 汽車 食品 旅游
時政 軍事 體育 娛樂 交通
投訴 產品 服務 工程 回音壁
消費 餐飲 通信 環保 曝光臺
家裝 健康 時尚 保險 港澳臺
圖片 社會 消費提醒 投訴糾紛
法制 揭黑 服裝鞋帽 市場動態
福建 福州 消費支招 新聞發布
家電 餐飲 記者調查 企業新聞
問答 歷史 維權案例 政策法規
博客 論壇 兩會報道 觀點評論

 
關鍵詞: 2009年 食品 美國 手機 消費 2008年
 
 

新聞中心

您當前位置:東南消費網 >> 新聞頻道 >> 國內新聞 >> 記者調查 >> 瀏覽文章

理財公司灰幕大起底:自融自投自保造假成本低

2015-12-14 14:24:23 東南消費新聞網 分享到微博

【核心提示】 長江商報消息 凈利最高達13%吸引14門店扎堆千米街面,行業造假成本低滋生投資風險   編者按   作為“離錢最近”的機構之一,第三方投資理財從誕生之日起就伴隨著爭議與風險。   2015年來,理財公司數量及融資
 長江商報消息 凈利最高達13%吸引14門店扎堆千米街面,行業造假成本低滋生投資風險

  編者按

  作為“離錢最近”的機構之一,第三方投資理財從誕生之日起就伴隨著爭議與風險。

  2015年來,理財公司數量及融資規模空前攀升,而兌付危機、倒閉、卷款跑路等現象也隨之滾滾襲來。一周來,長江商報記者走訪多地調查,深入第三方理財公司,采訪多名業內人士,揭開了第三方理財操作模式玄機——從披露文件弄虛作假,到“自融自投自擔保”,儼然已形成一個灰色生態鏈。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其他金融機構有具體部門監管,理財公司因定位為“金融服務機構”的特殊性,除注冊門檻之外,幾乎處于監管真空狀態。不過,慶幸的是,“自融自投自擔保”“涉嫌非法集資”“逾期無法兌付”等問題已引起監管部門的重視。12月13日,武漢市金融工作局局長方潔接受長江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希望聯合多部門,探索出一條對這類第三方理財公司進行執業資質、風險防控、企業運行的管理手段和模式。

  (策劃人:姚海鷹)

  □本報記者 但慧芳

  一周以來,長江商報記者走訪多地調查發現,似乎就在一夜間,第三方理財公司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在一二線大都市的大街小巷中。然而,伴隨而來的是,兌付危機、卷款跑路、倒閉……

  無獨有偶,12月7日,上海理財公司朋爾資產投資有限公司被曝無法兌付本金,涉及金額超過1億元。而在兩天后,安徽旭盛投資理財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存款,涉案金額逾300萬。

  長江商報發現,經過近5年的快速發展,第三方理財公司除經受“同業搶客戶”的競爭、回報難達預期等風險外,更是陷入一種隱蔽灰色的生態鏈中。

  “同一伙人分成三方,一方創辦理財公司,一方去創設項目,另外一方成立擔保公司,在投資人根本不知情的情況下,以‘自融自投自擔保’的模式將資金卷入自己口袋。”12月8日,一位理財公司負責人向長江商報記者透露,國內出現跑路情況的理財公司多是這種灰色交易模式,其背后運作團隊較大可能牽涉隱蔽利益關聯。

  12月11日,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微博]接受長江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理財公司不能向客戶承諾收益,也不能為產品進行擔保,因為第三方中介沒有這種能力。”而更多觀點顯示,第三方理財向投資者承諾高收益、穩定回報的普遍經營模式本身就面臨著投資悖論。

  千米街面擠進14門店為攬生意宣稱高收益

  “估計在中心城市各種類型的理財機構就有上千家。”華中地區一家理財公司負責人告訴長江商報記者,近5年來,各類理財機構紛紛成立,迎來發展的高峰期。

  12月8日,長江商報記者來到華中地區某城市的一條約1000米的街面。該街道兩側分布著不同理財公司的門店14家,幾乎一家挨著一家,還不包括布點在該范圍內寫字樓和街巷深處的理財機構。

  這些理財公司多以“××財富”、“××金融”、“××投資”命名,其門口或懸掛張貼著年化收益率和產品介紹的大幅廣告宣傳單,或打出“安全、保本、低風險”等口號。

  長江商報記者走進一家自稱注冊地在上海的理財公司門店,其工作人員向記者展示了線下和線上各類理財產品,并強調公司主要股東為某國際知名數據集團和香港某家上市公司。

  根據本金和投資期限不同,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其投資預計年化收益(投資一年所獲的收益與本金的比率)最低為6.3%,最高達14%,產品名稱多為“××1號”、“××2號”等。另外,該公司還提供線下貸款,貸款額度在1萬至60萬不等。

  不過,該理財公司門店年化收益相比于附近其他理財公司并不算高,長江商報記者統計發現,這14家門店預計最高年化收益高達16.8%,投資期限為2年,投資金額為5萬以上。

  “銀行理財產品的年化收益率不超過6%,那些沒有創業和購房打算又有閑錢的市民,就愿意找一個收益更高的出口去理財。”12月9日,武昌一大型理財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長江商報記者。

  上述華中地區理財公司負責人此前從事房地產行業,于2014年成立了理財公司,目前開設有兩家門店,其融資金額近億元。“銀行放貸縮緊,企業融資需求多,市場前景比較客觀,去掉很多中間環節后,項目方和借款方的回報能到30%左右。除去運營成本開銷、返給客戶的12%—13%利息,大一點的理財公司凈利潤估計能達到12%—13%。”該老總介紹自己進入理財行業的原因。

  公開數據顯示,國內第三方理財公司數目早已超過萬家,為獨立于銀行、保險、證券和信托公司等金融機構之外的中介理財顧問機構。

  業內人士介紹,早期的理財公司最常見的模式,是通過介紹客戶到保險、信托、基金公司購買產品,獲得一定分銷費用。如今,理財公司逐漸開始進行產業鏈拓展,形成涉及信托、公募、私募、PE/VC、保險、借貸、P2P等多個領域的綜合性機構。

  項目、基金均可造假 灰色交易模式曝光

  拓展產業鏈是眾多行業發展的可行思路,但對第三方理財機構來說,卻意味著風險的成倍擴大以及更多造假現象滋生的可能。

  長江商報記者在以投資者身份探訪時,一家理財公司投資總監劉宇(化名)向記者推薦了其主打產品“××1號資產管理計劃”。

  劉宇向長江商報記者介紹,主推產品投資的主要標的為一家新三板排隊上市企業,投資者可選擇固定收益、固定+浮動收益、純浮動收益三類方式進行投資,“前兩類公司兜底保證本金和固定收益的部分,后一種則是完全根據回報進行分配,年預計收益不低于25%。”

  不過,劉宇表示,該資產計劃募集資金為1億元,并不完全投向上述準上市企業,“公司是GP(普通合伙人),投資者為LP(有限合伙),一起成立有限合伙人公司,將這1億投向優質產業和項目。”

  12月9日,東北地區一位理財公司老總王寧(化名)對長江商報記者透露,這是目前理財公司中較火的股權類私募基金模式,但在項目募資、啟動、結束整個流程中,客戶其實只是參與到出資和回收收益,不涉及運作,以該項目為噱頭打造的產品到底賣出多少,有多少人投,最終有沒有投向該項目,投資人根本不知道。

  “運作過程中項目的披露文件即使透明,也有可能不真實。”王寧介紹,“根據背后老板的需求,這筆錢實際是可以自己用,可以自己去投資、放高利貸甚至是炒股。即使理財公司真的投資了該項目,但也有可能項目1000萬就足夠了,公司卻非要募集5000萬。”

  而在行業內,另一類更極端的情況是,理財公司有關該項目、基金的所有文件均可以造假。“理財公司注冊并不難,是中介服務性質,拿產品做個殼子,捏造一個虛假的項目標的或虛假基金牌照,再設立投資規則,到時候付給投資人利息就可以了。”王寧表示,“造假很容易,包裝成產品就能取得投資者信任。”

  華中地區另一家理財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長江商報記者,一些出現問題的理財公司,其背后運作團隊較大可能牽涉隱蔽利益關聯。

  “同一伙人分成三方,一方創辦理財公司,一方去創設項目,另外一方成立擔保公司,在投資人根本不知情的情況下,以‘自融自投自擔保’的模式將資金卷入自己口袋。”該負責人稱,國內出現跑路情況的理財公司多是這種灰色交易模式。

  今年8月,在湖北十堰等地發生的一起理財公司非法吸收存款案件顯示,其公司實際控制人魏家兵,在多地設立投資理財、電纜、礦山、農業等各類公司15家,其理財公司的資金擔保方注冊法人,即為魏家兵的女兒魏蓉,而且該擔保公司登記的注冊地址處根本就沒有這家公司。

  對于選擇以銀行進行托管或國有擔保公司進行擔保的理財公司,多位行業人士表示,“只有出現兌付問題或跑路后,才會有人去查公司銀行賬戶,國有擔保公司才會承擔連帶責任,此時已為時過晚。”

  新錢填舊坑 高回報承諾反成“催命符”

  即使是正規運作的理財公司,也正在被自身行業內向投資者承諾高收益、穩定回報的普遍經營模式所“拖累”。

  上述從房地產行業轉入第三方理財行業的企業老總發現,行業市場空間雖不小,但企業一開門就面臨著付給投資人回報收益的壓力。

  長江商報記者采訪過程中,多位投資人表示,自己把錢投到理財公司的原因就是看中公司回報率高而且兌付穩定。

  “客戶要高收益還不允許理財公司出現風險,一旦有些風吹草動,就恐慌性地去擠兌本金。”上述華中地區理財公司負責人告訴長江商報記者,隨著年底理財公司“跑路”、“兌付困難”的出現,其公司客戶提前兌付的比率達到3%—4%。

  事實上,國內理財公司正陷入“客戶不承擔風險”的經營怪圈。

  在長江商報記者調查的多家理財公司中,投資顧問多是強調其風險小、回報穩定、收益高,從公司背景、過往資歷、項目前景、回報利率等多方面,力證其平臺機構的穩定性高、風險低、100%保本。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長江商報記者,在遭遇投資標的虧損或者收益分配未到賬的情況下,理財公司會選擇啟動儲備金來保證客戶的收益權,而不是告訴客戶其所投的項目出現問題。

  這種經營邏輯下,一旦投資項目多次虧損或者款項出現長期拖延后,理財公司被動陷入“吸收新錢填舊坑”的危險局面,資金缺口越來越大,最后只能“崩盤”收尾。“在還能正常開門營業的情況下,即使出現缺口,理財公司還抱有‘下次項目能賺到錢’的僥幸心理,繼續拉新的客戶‘入局’。”

  “理財公司不能向客戶承諾收益,不能為產品進行擔保,因為第三方中介沒有這種能力。”12月11日,著名經濟學家、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接受長江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國內投資者不能理解第三方理財機構無法保證剛性兌付,也沒有風險自擔意識。

  上述東北地區理財公司老總表示,為了吸引顧客,其公司采取業務員激勵制度和會員服務制度。“同業競爭比較激烈,給到業務員的返點達2%,行業布點速度加快,運營成本進一步加高,經營是否盈利成為大的風險因素之一。”

來源:長江商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howge

網友評論:


 
進入互動問答最新提問
辽宁11选5开奖记录 时时彩做号稳定方法 持有的股票融资融卷是利好了吗 Bet365娱乐平台 2019男篮世界杯投注网站 辽宁快乐12走势图手机 手机玩游戏如何能赚钱 安卓麻将 11选5投注技巧 cf手游小丑翻牌技巧 老时时开奖结果记录